第535章 童年往事
书名:末世求生手册 作者:在下尹天仇 本章字数:217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12:43:50

石格生此时爬到管道一处十字交叉口,停下来说:“帝哥,我侦查了好久,基本上摸清了外围管道情况,也没有找到上去的路,不过……”他在右边管道壁上一拍,“这边我还没有钻进去探查过。”

王帝说:“管道交叉复杂,亏你记得清楚,好,我们就钻进去瞧瞧。”

王帝很少夸奖人,石格生精神一振,顿感全身充满了力量,说道:“好,我们现在就进去侦查。”

林志对王帝的为人有些鄙视,但见石格生对他如此忠心耿耿,也不禁不住佩服他掌控人心的能力,脑海中又浮现出史强临死前那坦然的笑容,心说史强你放心走吧,我林志绝对为你报仇。

四个人首尾相接,像一串蚂蚱一样爬进右边的通风管道,这条管道倒没有交叉点,但深邃幽长似乎没有尽头,四个人爬了许久,还是在管道中看不见一丝亮光。

又爬了好一会儿,夏一诺说:“到底还要爬多久呀?”林志听夏一诺气喘吁吁,显然已经疲惫不堪,便说道:“停下来休息一会吧。”

管道有半人来高,不能站立,只能坐下或者躺下,爬了这半天,肚子也饿了,四人便拿出背包里的食物和清水,吃喝起来。

地下堡垒庞大无比,石格生钻进管道侦查,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,因此自己也带得有食物和清水。

林志嘴里嚼着干粮,看了看表,说道:“这管道到底通到哪里?到现在我们已经爬了两个小时了。不如这样,等填饱肚子再爬一个小时,如果还没有到尽头,王帝,你就用激光剑削开管道,咱们跳下去再想办法。”

王帝含含糊糊地答应一声:“好吧。”又问石格生,“这座地下堡垒,到底有多大?”

石格生感叹道:“恐怕塔克拉玛干沙漠有多大,它就有多大。”

夏一诺笑了笑:“没有这么夸张吧?”

石格生道:“具体多大,我当然也不知道,很多地方我去不了,但就我们经常呆的地方,说有一个县城那样大,可是一点也没有夸张。”

“真他妈不可思议!”林志道,“塔克拉玛干翻译成汉语,就是被淹没的城市,这座城市要真有沙漠这样的面积,那当真是空前绝后的壮观了。”

夏一诺说:“可惜我们看不到。”

四人说着话,填饱了肚子,继续在管道里爬行了一个小时依然没有到尽头,王帝就用激光剑切开管道,伸头往下一瞧,下面是一条前后看不见尽头的甬道。

他双手攀着管道,跳了下去,林志跟着跳下,夏一诺和石格生也跳了下来,只见甬道天棚上点着暗弱的灯光,昏昏噩噩的,令人能看清楚一切,又看不清楚一切。

在甬道里行走,就比爬行快了不少,这甬道长到变态,四人又走了十几个小时,中间休息了五六次,终于到了甬道尽头。

眼前是一道厚重的青石大门,一整条石柱当着门栓,门栓和大门上面,都雕刻着古怪的花纹。

王帝一挺激光剑,一剑劈断石柱,他这剑当真是切石如同豆腐,石柱直径在三十公分左右,就是用切割机来切,只怕也有耗上七八分钟,却被激光剑一剑削断。

青石大门朝内开,两扇门上都有一个开门的凹槽,石格生卯足了劲儿,涨得脸红脖子粗,石门依然纹丝不动。

王帝道:“让林志来吧,他力气可比我们大得多了。”心中奇怪,“林志这家伙,他身上的巨力是从哪里来的?”

林志握着凹槽,嘿的一声,将一扇石门拉了开来,突然之间,无数的石沙铺天盖地涌了进来,夏一诺“哎呀”一声,急道:“快退!”

四人转身就逃,石格生慢了一步,顿时被沙子埋在了下面,只有半个脑袋露了出来。好在一泄之后,再无沙子涌入,石格生才幸免了灭顶之灾,但也吓得脸无人色。

王帝刨开沙子,将石格生拖了出来,只见沙子垮塌成一条长长的斜坡,抬头能看见外面蓝色的夜空下,点点星光璀璨夺目。

林志手脚并用,爬出斜坡,沙漠的夜风呜呜吹过,刮到脸上凉丝丝的,不由精神一振,四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之间百感交集,恍如隔世为人。

王帝道:“我们是天黑的时候下到地下堡垒的,现在天又黑了,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。”回头望了望爬出来的石门,续道,“这个地下堡垒真他妈大。”

林志道:“大半夜的也找不到地方去,外面风大,还得进去过了今晚,明天再找路去月亮城。”

王帝道:“说得是。”又下了沙坡,进入石门,在沙堆上躺了下来,石格生也跟着下去了。

林志本也要进甬道避风,却见夏一诺在沙地上坐了下来,抬头望着天鹅绒一般的夜空,怔怔发呆。

林志走过去,和她并肩坐下,柔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夏一诺眼圈一红,眼泪扑簌簌地掉落下来,语音里带着哭声:“我……想我妹妹了。”

林志轻声安慰:“她死去的时候脑子清醒,认出了你是她的姐姐,总强过临死还是昏昏噩噩的好。”

夏一诺“嗯”了一声,把头靠在林志宽厚的肩膀上,说道:“我和妹妹从小就很亲密,我们九岁那年,她有一次考试得了第一,放学的路上,她见我闷闷不乐的样子,就把奖状给我,说:‘姐姐给你,爸爸妈妈要问起,我就说奖状是你的,是老师分不清楚我俩,写错了名字。’”

“我嘟起嘴巴,对她说:‘我才不稀罕呢。我以后好好学习,林智老师也会发给我奖状。’”

林志说:“你们老师和我同名?”

夏一诺说:“只是音同,她是智慧的‘智’字。”顿了顿,继续说,“妹妹见我还是闷闷不乐,她也阴郁起来,下午放学的时候,她就用压岁钱在学校门口买了一株樱草花送给我。”

林志一笑说:“你这个当姐姐的真不像个姐姐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